“修旧如旧” 拯救古旧书画换新生

原标题:这门芜湖老手艺还在……

去年央视制作播出了一部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的纪录片,引发了观者对文物修补、装裱工作的好奇。江城字画修复装裱师中,宣正毅以一门字画装裱老手艺,一份秉承“修旧如旧”的技术活让我们近距离感受到这门传统技艺的魅力。

我为书画作嫁衣 

“我是1979年进入当时的芜湖工艺美术厂工艺车间裱画组的,正式入行快30年了!”站在工作室裱画案前,宣正毅一手稳着覆背后的字画,一手给字画贴绫、背面接条,裱画的每一道工序全凭指尖的触感。环顾工作室,装裱后的书画作品的从地面到屋顶,不知道有多少书画作品,经过他的修复与重新装裱焕然一新。

“裱画师的工作就是在书画作品完成之后,为了更好地保存和观赏,通过浆糊等制作工艺把画装裱起来。三分画,七分裱,书画只有经过装裱,得以延寿,这也是传统装裱手艺的意义所在。”三十年的手工装裱经历,宣正毅练就了不疾不徐的定力。

师出名门 得技艺真传

上世纪七十年代,芜湖工艺美术厂成立仿古画车间,由省内著名裱画师许传汉老先生执掌裱画组,年轻的宣正毅有幸拜在许传汉门下,从每天早上打浆糊开始,学起书画装裱。跟随师傅学习,宣正毅最先学会的是敬畏。“当时我们一边承担本厂出口的仿古画装裱,一边也承接社会上的书画作品修复。很多都是孤品、名品,稍有不慎,就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。”宣正毅至今记得,1984年,九华山博物馆馆长慕名而来,请求许传汉亲赴博物馆,指导修复、装裱馆藏的一百多幅历代珍贵字画。工艺厂相当重视,派出了修复小组,那时的宣正毅已经可以胜任技术担当了,参与到修复组中,尽管有独当一面的装裱技术,接到修复任务,宣正毅还是紧张得几天吃不下饭、睡不好觉。“主要是为了预判施工时可能出现的问题,如湿水后会不会掉色,揭裱后画芯会出现什么状况,补配的绢、纸应该用什么样的。”    

宣正毅平时就是个有心人,遇到古旧字画修复,师傅坐在大案前干多长时间,他就站在旁边看多长时间。“师傅手快,要是不盯住喽,许多重要的技巧就漏掉了。”遇到这样的大批量古旧字画修复、装裱,更是一次直观的学习机会。果然,在给馆藏的康熙、乾隆二帝御笔书法进行重新装裱时,许传汉亲自操刀,揭、补、修、裱一气呵成,完美地示范了古旧珍品“修旧如旧”的技艺,这次九华山装裱经历让宣正毅终身受益。

技艺精进   拯救古旧书画换新生

2000年,由我市著名画家丁之贵创作的二千多米的《万马图》编入上海吉尼斯纪录,而背后就有宣正毅的手工装裱技艺支撑。“就在我家里完成的装裱活,儿子和爱人帮忙托上墙,2.76米一段,一段一接,每二百米一卷,接好了整整十卷。案板不够长就在地上完成,之后的装裱是个漫长的过程,足足站着干了一年多。

“一幅书画作品的修复,必须要心无杂念,全身心地投入,因此不能有任何外界的干扰。”2010年,芜湖市铁山宾馆一批珍贵名家字画面临整体失修,宣正毅接手,就在铁山宾馆的两张大乒乓球台上,刘海粟、唐云、陆俨少、夏伊乔等名家作品开始了重新揭裱、修复。宣正毅回忆,当时陈列在紫岚阁内的一幅王涛的作品,在揭的过程中就遇到了难题,由于前面的装裱师操作流程不对,整张画芯全部粘在底托上,要急于揭截下来对作品几乎就是毁灭性的伤害,宣正毅硬是用了将近十天时间慢慢将其与底托剥离,凭的是心静加手上的力度。断裂的画芯在其手中修复,断笔处通过对色修补,看不出痕迹。如今依然陈列在铁山宾馆紫岚阁壁上。

在宣正毅手中这样的古旧书画装裱、修复作品数不胜数,见原作重新对其进行配备,如:色垢、墨污、纸皱、残缺的处理;留心使用作品原有的绘画笔触,润色,使得画作协调,增加作品的艺术效果。书画中的骨肉、神采、气度因为精湛的装裱全然激发出来,江城书画藏家们都对他的手艺赞赏有加。

坚守老手艺  只为这门技艺的传承有序

作为依然延续传统手工装裱的少数裱画师之一,宣正毅也面临着适应自动装裱机更快捷,不受环境、天气影响下操作的发展趋势的冲击。“传统裱画也有弊病,如对手的力度控制。不能赶工去碰画,刷了浆糊的宣纸,薄如蚕翼,一刷子下去,会导致力度不一致,即使宣纸不破损,一幅作品可能因此减少很多保存寿命。机器装裱避免了这种可能。但此后的镶边、覆背、再上墙等一系列工序仍然是机器装裱无法取代的。”“与冷冰冰的机器不同,手工装裱过程中装裱师会再赋予作品生命力,是二次创作。”在这一点上宣正毅流露出对传统手艺的自信。

作为镜湖区申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,宣正毅坦言传统装裱手艺正站在面临失传的门槛边,自己到目前都没有正式招收到徒弟,“就连儿子对装裱这一门手艺都不愿去学,嫌这活‘累、苦’!裱画这行冬天不能烘火、夏天不能吹风,怕室温对裱画工序的直接影响,造成字画日后起皱、开裂等问题。做裱画师必须守得住这份寂寞,吃得了这份苦!”

“从事这个行业,并不单是学习一个装裱手艺,中国书画背后承载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,中国画、古诗词理论知识,都需要系统地去学习。没有个数十年时间的磨练,无法成为合格的书画装裱师。正是因为这种长时间的磨练,这门手艺年轻人几乎不愿意传承。”宣正毅言语间,流露出对这门古老传统手艺的留恋,对继续坚守自己那份手艺的怅然!     

(记者 王惠 梅韬 文/摄)

版权声明:(kz.whzr.cn)刊载的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软件、程序、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,均保留原出处。内容原作者如不愿在本站收录转载,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。 来信请至电子信箱(wuhukuaizhan@qq.com )凡未标注均为原创。 芜湖快站是一个分享实用信息传递价值快讯的一站式阅写创作网站。在这里人人是读者人人是作者。投稿可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