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打铁匠 35年的“千锤百炼”

风炉内火苗肆意跳动,火星铁花四射飞溅,通红的铁器放进冷水里,“嗤”的一声,冒起一阵青烟……这是铁匠铺里常见的场景。随着时间流逝,铁匠和铁匠铺越来越难觅其踪,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也在人们的生活中渐行渐远。但在繁昌县峨山镇千军村,54岁的姚有宏仍然在坚守着打铁匠这门老手艺。

姚有宏家的铁匠铺不大,光线昏暗的小屋里,到处摆放着打铁需要的工具和各种铁器:锤子、钳子、铁砧、菜刀、锄头……打铁炉的炉火还在烧着,屋内墙壁早已被烟火熏成了黑色。

打铁还需自身硬。锤起锤落,需要的是力气和耐力。别看姚有宏身材瘦小,但他抡起锤来一点不含糊。只见他右手握锤子,左手持钳子,将烧红了的铁块放在铁砧上,锤子落下的瞬间,火星四溅,姚有宏却不躲不避,站在炉火边,神情自若。只见他一锤快似一锤,重重的锤子有力地砸在烧得火红的铁块上,让人感觉到他浑身都是力气。一番敲打后,他又将铁块重新放入火炉,再反复修整打制成形。

俗话说:“世上三样苦,打铁、撑船、磨豆腐。”从19岁入行到今天,清脆的打铁声已经伴随了姚有宏整整35年。为何当初会去学这么苦的手艺?姚有宏说,小时候家里穷,兄妹四人他排行老大,选择铁匠是考虑这个职业很苦很累,一般人学不了,不会有太大的竞争压力。“最重要的是,当时生产生活哪样都离不开铁匠,我想着这个行业不会被淘汰,怎么都能有口饭吃。”

姚有宏跟着铁匠师傅当了三年学徒,从拉风箱、点炉火之类的杂务开始,很快就成为师父的得力帮手,还主动担起抡大锤的重任。姚有宏说,要想打好铁,几年学徒的基本功是不够用的,制作铁器的经验是慢慢积累下来的。这么多年,他从铁器的各个部位所需要的参数、角度、性能要求等等摸索总结,用各种钢材做实验,还结合一些机械的辅助,才做出了更省力,锋利持久的铁器。

“打铁,不仅需要体力,更需要技术。”姚有宏说,打铁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力气活,学会容易做好难,没有十年功夫,是难以支撑门面的。每打制一件铁具,要经过选料、加温、捶打、淬火等多道繁杂工序。“好钢要用在刀刃上”,钢要安得好,刀口才不起夹层。水温和铁温有讲究,淬火技术全凭实践经验,而这些经验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

无论春夏秋冬,姚有宏每天都要在炉火边干活。他穿的衣服,几乎没有一件是完整的,上面布满了一个个洞眼,那是飞溅的铁花留下的烙印。寒冬虽苦,还不至于太累;每到酷暑,在熊熊炉火边打铁,个中滋味一般人难以忍受。

30多年来,姚有宏打出的铁器不计其数,锄头、砍刀、耙、铁钳、菜刀……生活中大部分用铁制成的器件他都制过。姚有宏说,早些年,农业耕作还是传统模式,从锄头、犁头、弯刀、镰刀各种农具,到菜刀、剪刀等生活用具基本都是手工制作,他每天都有忙不完的活,加班加点打铁也是常事。由于他打的铁器省力耐用,因此很受大家的喜欢,不少周边乡镇的农民也特意来找他预订。而现在,这些用具的需求量已经非常少了,打铁生意也一日不如一日。

再精湛的手艺人也抵不过时代的变迁,曾经“吃香”的打铁匠如今已风光不再,连姚有宏也不得不承认是自己当初想的太天真了,他也时常会自嘲的说,“现在一个县的活才能养活我一个铁匠”。尽管如今靠打铁姚有宏只能勉强养家糊口,但他每天照样生着炉子,照样“叮当叮当”地加工着农具。“这么多年,真是舍不得放下这一行,如果不干了,这门手艺就算是彻底丢了。”

如今,姚有宏将自己大多数精力放在菜刀的制作上,“农具用的少,但菜刀家家户户要用。”在姚有宏打造的菜刀上,还印着他的名字。“在打铁这个行当,自古以来就有一个行规,铁匠会在自己打造的每件铁器上铸上名号,铁器质量的好与差,顾客自然心中有数。”姚有宏说,虽然铁匠这个行业没落了,但他还是想将这项技艺传承下去,尤其是想将具有地方历史特色的芜湖菜刀打造成全国知名品牌,“手工与机械是可以深度融合的,不仅可以大大提高产品的实用性,也可以让打铁这个古老的铸造工艺以新的姿态延续。”

(芜湖日报记者 季鲲 文 汤明余 摄)

版权声明:(kz.whzr.cn)刊载的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软件、程序、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,均保留原出处。内容原作者如不愿在本站收录转载,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。 来信请至电子信箱(wuhukuaizhan@qq.com )凡未标注均为原创。 芜湖快站是一个分享实用信息传递价值快讯的一站式阅写创作网站。在这里人人是读者人人是作者。投稿可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