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安徽老街:黄山市祁门闪里老街

闪里老街依山傍水,文闪河绕街而过。如今,老街与喧闹的新街相邻

安徽历史悠久,人文荟萃,历史遗存丰富,文化遗产厚重。近年来,安徽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方面做出了卓有成效的成绩。

走进安徽,徜徉在城市与乡村的深处,会经常感受到历史与现代的交融和积淀,尤其那一座座古镇、一条条老街,以及深巷人家的老手艺、老物件,无不承载着悠悠的历史记忆,诉说着无数的动人故事。

本期,我们带您走进黄山市祁门闪里老街。

闪里老街位于祁门县西部,古称仙仁里,后改称闪里。闪里老街闻名于清代,由于祁门红茶一举获得巴拿马金奖,闪里街便成了“茶市”。曾经,闪里老街商贾如云、店铺林立。随着交通道路的前移,加之以前闪里水患频繁,闪里老街新的春天寄希望在人们的梦想里。

闪里街闻名于清代,由于祁门红茶一举获得巴拿马金奖,闪里街便成了“茶市”,分上中下三街

远眺闪里老街

闪里老街曾以红茶生意兴起,据说当时老街上的茶号有14家

闪里文山河畔的水码头可以从水路到江西、苏州、上海,闪里老街也曾是重要的商埠码头

老街过去人多店多,后来连年洪灾,老街人气锐减

鼎盛一时的大户人家,繁荣过后,扉门洞开,如今与田园融为一体

70岁的陈巧儿在采茶。红茶的闻名,为祁门茶农找到了一条生财之道

75岁的陈根堂曾是祁门轻工业局的篾工。他说,感谢共产党,感谢习近平,让百姓过上了好日子

58岁的木匠陈友朋在老宅做板车架子自用。他老婆去世后,老街是他心中最留念的地方

78岁的王金柱24岁从肥西到闪里安家,此后一直没有回去过。他住的这间房子是1980年建的

闪里老街居民在晾晒木耳。图片背景处的老房子曾经是闪里金融中心祁门农业银行闪里支行

在闪里老街,这样的老井还有不少

旧日的三大件之一,荣耀的光芒在岁月中消失殆尽,小汽车如今已走进了千家万户

闪里老街有百年历史,承载着祁门红茶兴起的轨迹

闪里老街,典型的徽派建筑

68岁的查月鲜为迎接外孙女,特意做了蒸肉、蒸菜

查月鲜在老街的宅子里养了两头黑猪,她喜欢老宅,也很满意如今的生活
老街人自制的特产专供远方的客人

拍摄手记:

车在高速上龟速前行,小长假多少人归心似箭。我的归心是抵达一条老街,它在祁门,我从没去过。行走安徽老街:池州东流老街

雨后山雾缭绕,太阳犹抱琵琶半遮面,人的心情跟着灿烂起来。七弯八拐,问了好几个人,他们都热情地朝前指。不一会,见街市林立,目的地近在眼前。

山里阳光清澈,把那蔬菜花果勾勒得玲珑剔透。阳光如人好客,等我放下航拍器,卸下摄影包,太阳又大方地跳了出来,铺了满地金光。

在老街桥头碰到待人和善的农村基层工作者江满平,他心中的老街是他童年最美的记忆。往事在他的口中蹦蹦跳跳,来来回回还是绕不过童年的老街记忆。一路遇见的老街人都以为,1980年的一场大水淹没了它的繁华,自此一蹶不振,新街便应运而生。老街的老房子依然在,只是人潮都涌向了新街。老街繁荣因水路而得名,老街更因水患致其元气大伤。

科技的发展带来交通的便利,水路不再是出行的首选。也因为社会的发展,水患得以控制,劳苦大众才心安理得地在希望的田野安居乐业。

那些安享在老街里的老人通情达理,对这片土地充满了感情。我轻轻敲门,笑问是否可以进屋看看,他们热情点头。离开时,他们还叮嘱我路上慢点儿。

75岁的陈根堂以前是祁门轻工业局的篾工,一段时间里他总到老街老宅里坐坐,顺便把堂前屋后收拾得干干净净,“今天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好,我要感谢共产党,真要感谢习近平,我们中国越来越强大了。”他对着我手中的DV很自然地流露出自己真情实感(见视频)。

拍摄已近傍晚,我准备离开时,心还留有不舍。于是,决定再走一趟老街。

摇晃的油菜花为夕阳晕开了一些诗意,微风把人撩拨得醉意浓浓。穿过街巷青石板,透过几片晾晒的腊肉,我的目光游移到老屋的窗口,炊烟袅袅,直达云霄。我踮起脚尖,一股菜香滚滚而来,不一会一张微笑的脸庞镶嵌在了老式的木窗里。我问能否进来看看,她很快打开了那扇木门。我向她点头致谢,她招呼我几声后猛地揭开锅盖,顷刻间,一股诱人的菜香完整地俘获了我的味蕾。

这地道的菜香,明明就是老街的味道。

她叫查月鲜,今年68岁。为了远道而来的外孙女,她一大早就精心烧了一锅菜。她说今天要给祖宗上坟,需要三块豆腐和三块猪肉,她又提高嗓门:“给祖宗上坟很重要,后人一定要认真对待。”

我看她切菜、捉火,她问我家长里短,我们从东说到西。“目前的生活还不错,不愁吃穿。”她笑了。“你看那边还有木材呢。”我转身,看到门后整齐地摆放着三米多高的劈材。她拿碗准备盛些蒸菜让我尝尝,我说要急着赶路,谢谢她的一片好意。

初来,还以为这条安静的老街没什么可以深入挖掘。但是,等到我真正离开时才发现自己收获满满,心中对老街有了更多更深的认识,这些认识是用脚走出来的,也都是用心慢慢发现的。

毫无疑问,老街的自然风光美若画,而这美,不正是源于可爱而善良的百姓吗?或许正因为此,这条沧桑的老街会一直留在我的记忆深处。(徽镜映像工作室记者 陈群/图文)

来源:中安在线

版权声明:(kz.whzr.cn)刊载的内容,包括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软件、程序、以及网页版式设计等均在网上搜集,均保留原出处。内容原作者如不愿在本站收录转载,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。 来信请至电子信箱(wuhukuaizhan@qq.com )凡未标注均为原创。 芜湖快站是一个分享实用信息传递价值快讯的一站式阅写创作网站。在这里人人是读者人人是作者。投稿可见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